本所聲明  |  中科院  |  OA  |  ARP  |  English  |  郵箱  |  舊版首頁

【解放日報】在上海“最美科技工作者”胡麗麗眼中,科學家之“美”在于專注

來源: 發布時間:2019-07-02 16:13:15

  “激光釹玻璃很神奇,小能量的激光通過后,便可以放大變成‘小太陽’量級的能量。”說起她打了32年交道的“激光釹玻璃”,中科院上海光機所研究員胡麗麗的眼中依然閃著光。

  自從來到上海光機所,胡麗麗一直從事激光玻璃、激光光纖基礎研究及其制備技術的研發。在此過程中,她帶領團隊攻克激光釹玻璃連續熔煉技術,自主發明并建成了具有中國特色的首條大尺寸激光釹玻璃連續熔煉線,實現了大尺寸激光釹玻璃的批量生產。近日,胡麗麗入選了上海市十大“最美科技工作者”。

  半世紀努力,打造激光裝置的“心臟” 

  笑容親和,說起話來輕聲細語,胡麗麗看上去很“低調”。她總說自己是“做了些應做的工作”。但其實,她和團隊研發的釹玻璃卻一點都不低調。

  從1964年建所至今,上海光機所的科研工作者一直在對激光釹玻璃進行研發。1987年,在浙江大學完成材料學本科、碩士學習后,胡麗麗慕名報考了中科院上海光機所的博士,也由此與釹玻璃結緣。

  為何釹玻璃如此重要?胡麗麗解釋道,釹玻璃是激光慣性約束聚變裝置的核心元件,能實現激光能量的放大,相當于是高功率激光裝置的“心臟”。進入21世紀,我國激光聚變裝置的研究對大尺寸高性能激光釹玻璃的批量生產技術提出了迫切需求。激光釹玻璃連續熔煉技術是解決該需求的唯一途徑。

  不過,要將嬌氣又活潑的釹玻璃打磨成“完美玻璃”,并不是一件容易的事。大尺寸的激光釹玻璃成品要同時滿足28個技術指標,包括符合高光學質量、低應力、無鉑顆粒等夾雜物、高一致性等。

  在攻關過程中,胡麗麗團隊遇到了不少挑戰,其中釹玻璃總是在封閉式隧道窯炸裂,就讓團隊傷了不少腦筋。成型后的釹玻璃溫度高達六七百攝氏度,需要在這個隧道窯里待上一個星期,逐漸冷卻到六七十度才能處理。實驗初期,玻璃在隧道窯里發生了炸裂。請來的外援專家,到現場看了后也說這個問題解決不了,在場的人都沉默了。“必須上,必須解決問題。”秉著這樣的決心,胡麗麗當場拍板自己解決。她帶領團隊花了半年時間,重新做方案,改變隧道窯的結構,終于解決了玻璃炸裂的問題。

  經過10多年的持續攻關,胡麗麗團隊逐項攻克了大尺寸激光釹玻璃批量制造涵蓋的連續熔煉、精密退火、包邊、檢測四大關鍵核心技術,取得了以連續熔煉為核心的大尺寸激光釹玻璃批量制造關鍵技術的突破。目前,團隊研制的大尺寸N31激光釹玻璃已經成功應用于我國“神光”系列裝置,應用于開展前沿基礎研究的上海超強超短激光實驗裝置。

  面對10余年努力達成的成果,胡麗麗又一次低調了:“目標實現的背后,其實是幾代人努力的結晶。我很幸運,正處于歷史的當口。”

  科技工作者的“美”在于專注 

  常常有人把胡麗麗的工作比作“苦行僧”,但胡麗麗自己卻不這么認為,“如果喜歡做一件事,就不能說是苦行。”專注一個項目十余年,在上海光機所從事科研工作32年,胡麗麗說自己是“越做越有勁,越做越喜歡”。

  在家人和同事的眼中,胡麗麗總是喜歡往單位跑,是個不折不扣的“工作狂”。在采訪中,“專注”也是她提及頻率最高的一個詞。在胡麗麗看來,科技工作者的“美”就在于他們的專注,只要專注于自己的科研工作,努力做到極致,沒有什么是不可能做到的。“不可能”就從未曾束縛過她和她的團隊。

  目前,在胡麗麗80多人的團隊中,也有不少年輕人,甚至還有90后。對于這些年輕人,胡麗麗希望他們能夠在專注的同事,堅守住科技工作者的底氣,“要耐得住寂寞,頂得住誘惑,有承擔工作的決心”。令她欣慰的是,盡管科研工作辛苦而又清貧,不少年輕人還是堅持了下來。

  為了將這份幾十年來的科研精神繼續傳承下去,去年卸任上海光機所高功率激光單元技術實驗室主任一職后,胡麗麗仍然常常“泡”在實驗室,在技術細節、文件調研、方向把控上出謀劃策,幫助年輕團隊堅守住陣地。

  目前,這支年輕團隊正在研發光纖激光器的核心——高功率激光光纖。去年,團隊研制的多款高功率摻鐿光纖通過了嚴苛的考核測試,性能與國外同類最廣泛應用的產品相當,并已經實現了工業應用。在胡麗麗和團隊的推動下,激光光纖也將打破國外公司對我國高功率激光光纖的壟斷,為國產光纖激光器裝上“中國心臟”。他們也為服務國家戰略和高技術產業,攀上了又一座科技高峰。(解放日報,2019年6月27日,黃海華)

附件下載:
新疆十一选五前三走势图带连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