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所聲明  |  中科院  |  OA  |  ARP  |  English  |  郵箱  |  舊版首頁

【青年報】胡麗麗攻克激光釹玻璃連續熔煉技術 未來屬于青年,我的使命是幫他們

來源: 發布時間:2019-07-02 16:13:42

  激光釹玻璃連續熔煉技術被譽為世界最大激光慣性約束聚變裝置——美國國家點火裝置的“七大奇跡”之首。上海科學家胡麗麗帶領團隊“不忘初心,牢記使命”,打破西方技術封鎖,攻克激光釹玻璃連續熔煉技術,為我國高功率激光聚變裝置研發做出了突出貢獻。近日,她入選上海十大“最美科技工作者”。

  從懵懂到初心 

  “當年選擇這個專業是因為不想學醫,而浙江大學又離江西老家近,材料專業前景好,最后聽從了父母的意見。”胡麗麗笑著告訴青年報記者,在懵懵懂懂中便與材料結下了不解之緣。

  1987年在浙江大學完成材料學本科、碩士學習后,胡麗麗慕名報考了中科院上海光機所的博士,師從中國釹玻璃研究的兩位“掌門人”——干福熹院士和姜中宏院士,由此結緣釹玻璃。兩位老師在光學材料方面的深厚造詣、學術上的悉心指導,以及老一輩釹玻璃科研前輩們兢兢業業、追求科學真諦的精神,給了胡麗麗事業起步時莫大的動力和啟迪。

  進入21世紀,我國激光聚變裝置的研究對大尺寸高性能激光釹玻璃的批量生產技術有著迫切需求。激光釹玻璃連續熔煉技術是解決該需求的唯一途徑。然而,掌握激光釹玻璃關鍵技術的西方國家對我國實施嚴格的技術封鎖和產品禁運,我國必須靠自主研發。

  這時,胡麗麗開始走出懵懂,有了“服務國家重大戰略需求”的初心。

  “只能上不能退” 

  大尺寸激光釹玻璃成品需同時符合高光學質量、低應力、無鉑顆粒等夾雜物、高一致性等28個技術指標,一般人很難想象把嬌氣又活潑的釹玻璃打磨成“完美玻璃”的艱辛。

  大尺寸激光釹玻璃成型是連續熔煉工藝中挑戰極高的一個技術環節,其流量小,對光學均勻性要求高,卻要像“攤大餅”一樣達到810×500×55mm的坯片規格。玻璃粘度大了攤不開,太小又會出現缺陷。3年時間,無數次實驗,胡麗麗團隊終于啃下了這根“硬骨頭”。

  釹玻璃總是在封閉式隧道窯炸裂,是胡麗麗團隊面臨的又一個困難。成型后的釹玻璃溫度高達六七百攝氏度,需要在這個隧道窯里待上一個星期,逐漸冷卻到六七十攝氏度。實驗初期,玻璃都在隧道窯里炸裂了。請來的外援專家,到現場看了后說這個問題他們也解決不了,在場的人都沉默了。胡麗麗秉著“只能上,不能退”的決心,當場拍板自己解決。她帶領團隊花了半年時間,重新做方案,改變隧道窯的結構,最終解決了玻璃炸裂的問題。

  圍繞大尺寸激光釹玻璃批量制造關鍵技術,胡麗麗團隊經過10多年持續攻關,逐項攻克了大尺寸激光釹玻璃批量制造涵蓋的連續熔煉、精密退火、包邊、檢測四大關鍵核心技術。打破了國外技術封鎖,取得了以連續熔煉為核心的大尺寸激光釹玻璃批量制造關鍵技術的突破。實現了涵蓋大尺寸激光釹玻璃連續熔煉、包邊和高精度檢測的三項核心技術發明。自主發明并建成了具有中國特色的首條大尺寸激光釹玻璃連續熔煉線,實現了大尺寸激光釹玻璃的批量生產。目前,上海光機所已成為國際上獨立掌握釹玻璃元件全流程生產技術的機構。

  進入21世紀,光纖激光器異軍突起,得到快速發展。2018年團隊研制的多款高功率摻鐿光纖通過用戶單位嚴苛考核測試,性能與國外同類最廣泛應用的產品相當,并實現工業應用,為國產光纖激光器裝上了“中國心臟”。

  從激光玻璃到激光光纖基礎研究及其制備技術研發,30多年來,胡麗麗及其團隊戰果累累:作為第一完成人承擔的釹玻璃批量制備關鍵技術項目榮獲上海市2016年度技術發明獎特等獎、2017年度國家技術發明獎二等獎。

  “未來是屬于年輕人的。”胡麗麗說,“接下來,我的使命是幫助年輕人,把這項事業傳承下去。”(青年報,2019年6月28日,郭穎)

附件下載:
新疆十一选五前三走势图带连线